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百业信息 年报季收官,独董开始扎堆说“不” 否定票能否成为独董“免死金牌”?

年报季收官,独董开始扎堆说“不” 否定票能否成为独董“免死金牌”?

有0人浏览 日期:2022-05-26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影迷网免费在线看最新电视剧 https://www.yingmi.run

在康美事件淡去将近半年后,独立董事这个群体近期再次成为市场焦点。

伴随着年报披露季,独董辞职潮再次兴起,单月发布辞职公告公司首超100家。与此同时,一向被视作“花瓶”的独董开始扎堆说“不”,十余位上市公司独董公开表示对年报不保真。

那么,说“不”是否能成为独董免责的“免死金牌”?又或者,接连的否决声,是否会演变成独董为了规避责任的另一种“不勤勉尽责”?

十余家上市公司独董对年报不保真

近期,独董辞职人数创出新高,通联数据统计显示,4月1日~5月1日之间,一个月内总计有101家A股上市公司发布独立董事辞职报告,为近6年来,在单独月份中发布独董辞职公告的公司首次突破三位数。

与此同时,据统计,莱宝高科、ST爱迪尔、*ST中潜(维权)、*ST腾信、*ST网力(维权)、*ST东海A、ST奇信、*ST圣莱(维权)、*ST德威(维权)、*ST腾邦(维权)等十余家上市公司的独董,纷纷对公司披露的2021年年报投下不信任票,直指“无法保证年报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其中,*ST腾信独董称并未参与公司实际经营,审计机构对2021年年报出示了无法表示意见的结果,由于受北京疫情影响,时间也很仓促,资料很多,无法形成对议案的合理专业判断。出于谨慎性原则,投弃权票。

*ST网力独董也因信息收集有限投了弃权票,并进一步指出“无法保证是否不存在其他应调整的会计事项”以及“无法保证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是否不合理”。

更早之前,莱宝高科的独董风波,更是在市场上闹得沸沸扬扬。

年报中,莱宝高科提示,独立董事蒋大兴无法保证公司2021年年度报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无法保证或者持异议的具体内容是公司年报中的营业收入、应收账款、存货盘点、利润等等财务数据,请投资者特别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在莱宝高科同日发布的另一则公告中,更是详细披露了独董蒋大兴为核实年报数据的真实性,甚至一度提出自掏腰包聘请注册会计师协助审阅年报的要求,在遭拒后毅然申请辞职的细节。

“2022年最高院出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对独立董事承担责任以及免责进行详细规定,如果独立董事存在过错将根据过错程度承担过错责任。” 江苏振泽律师事务所张云律师表示,“康美案中独立董事承担上亿元的赔偿责任让独立董事警醒。在收益与承担责任不匹配的情况下,独立董事扎堆辞职,对年报说‘不’情况也不奇怪。”

独董说“不”是出于免责还是尽责?

值得关注的是,在上述独董不保真的公司中,ST公司占了绝大多数,其中更有部分公司曾因信披问题遭到证监会调查或行政处罚。

有中小投资者表示,“ST公司本就暴露很多风险,未来爆雷的风险也大。独董们的表现,很难说到底是为了勤勉尽责,还是为了免责。”

此外,在接连的否定声中,另一种担忧开始显现,独董们是否会为了规避责任而“质疑一切”,从而从“花瓶”独董变成“找茬”独董?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认为,事实上,作为独董进入公司的作用,就是让独董做出适当的判断,如果判断不了,还不如辞职。如果面对一个利好且真实表述的决议,独董投了反对票,实际上是发出一个不真实的信号,对投资者权益也是一种损害,反之,面对一个利空且真实表述的决议,你独董投了反对票,独董也是有责任的(同样发出一种不真实的信号)。

否定票能否成为独董“免死金牌”?

2021年11月12日,作为中国集体诉讼“第一案”,“康美药业虚假陈述民事诉讼案”迎来一审判决。根据判决结果,康美药业应向5.2万名投资者赔偿投资损失24.59亿元,5名独立董事被要求承担总金额5%、10%不等的连带赔偿责任,以此计算,赔偿数额分别为1.23亿元和2.46亿元,远超其在康美药业任职所获薪酬。

从此之后,独董被称为新“高危职业”。如今,A股年报大考交卷,康美案的余波似乎也在开始显现,一众独董对公司年报投下了不信任票。

那么,从法律上来说,是否只要独董投出了反对票,就代表若后续公司被查明违规,独董也可以免受处罚?

“从新司法角色的角度,投反对票可以在民事索赔诉讼当中免责”宋一欣律师指出,“但是独董不可能对任何每个议案都投反对票,那这个独董等于是变相辞职或诱导解聘(聘用该独董的大股东和公司也不会接受),是不合常理的。”

此外, 北京时择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更进一步表示,独董的任职核心要义是四个字“勤勉尽责”,如何判断一个独立董事是否勤勉尽责,要看这名独立董事是否依《公司法》、《公司章程》、证监会《上市公司独立董事规则》等规则来履行独董职责,而不仅仅是投了反对票。

换句话说,臧小丽律师称,如果这名独董在一年任职期间内,什么也不做,只对年表决时报投了反对票,那么该名独董实际上也违背了对公司及股东的忠诚义务的,不勤勉就谈不上尽责。

在康美药业案件判决之后,2022年1月21日,最高院修改了审理证券虚假陈述侵权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对市场关心的独立董事问题做出了回应,规定了独董免责的五种情形,独立董事能够证明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没有过错:

(一)在签署相关信息披露文件之前,对不属于自身专业领域的相关具体问题,借助会计、法律等专门职业的帮助仍然未能发现问题的;

(二)在揭露日或更正日之前,发现虚假陈述后及时向发行人提出异议并监督整改或者向证券交易场所、监管部门书面报告的;

(三)在独立意见中对虚假陈述事项发表保留意见、反对意见或者无法表示意见并说明具体理由的,但在审议、审核相关文件时投赞成票的除外;

(四)因发行人拒绝、阻碍其履行职责,导致无法对相关信息披露文件是否存在虚假陈述作出判断,并及时向证券交易场所、监管部门书面报告的;

(五)能够证明勤勉尽责的其他情形。

责任编辑:陈诗莹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