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娱乐资讯 《完整版》《秘密教学》(在线阅读无删版章节)

《完整版》《秘密教学》(在线阅读无删版章节)

有60293人浏览 日期:2020-01-17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分享到:

$【完整版漫画】热门推荐《秘密教学》最新章节_无弹窗全集免费观看!txt电子书免费下载_全章节漫画!

▲韩漫【高清版+汉化】【百度云+加贴网盘+完结连载+限时免费】漫画!

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漫画的精彩内容:

>>>>>>>>>>>>>>>>>>>>>

点击下方即可获得

★★【在线资源无删免费阅读★★

进入后搜索名字:【秘密教学】抢先免费看无删减正版完整内容!

下面小编为您分享漫画精彩片段:

 

未完待续……

点击下方即可获得

★★【在线资源无删免费阅读★★

进入后搜索名字【秘密教学】抢先免费看无删减正版完整内容!

 

▲《秘密教学》漫画完整版已有~

读好漫,爱生活。阅读越精彩,喜欢《秘密教学》这本韩国漫画的读者,欢迎留言互动哦~

>>>>>>>>>>>>>>>>>>>>>

小编:°成熟

突然一场火,把什么都烧没了。

刚到小区,就见小区门口围满了一堆人,还停着一辆消防车。

我们住的那个楼层正在冒烟,浓浓的黑烟让上面什么都看不清。穿着制服的消防员正在喷水,可楼层太高,完全够不着,恰巧今天风大,顺着风向,火势越来越大。

我一呆,马上醒悟过来,那是我们的房子!

容华姐呢?容华姐回去了吗?

看到熟识的邻居,我扑过去,抓着她的手臂。

“李婶,我妈回去了吗?”

“是欢喜妹,刚才看到她拿了牛奶回去了。”

“那她还在里面吗?”

“这我就不清楚了,你别担心,你妈这么大的人,可能早跑出来了。”

怎么可能不担心,一种不祥的预感突然涌上心头,出事,一定出事了,力气一瞬间被抽光我快要软下去,张开嗓子,边哭边喊。

“妈!妈!”

“谢容华!谢容华!”

“出来呀,你在哪里?”

……

没人回答我,全部都是看热闹的人群,我的心越来越慌,心里不祥的感觉越来越浓厚,压得我快窒息,谢容华你在哪里,你不会笨到还呆在那里面吗?

火势还在扩大,那够不到的水根本没用,连围观的大人都在议论,这么久,怎么还不搭云梯,我扑过去问。

“为什么不搭云梯?有人还在里面,她会死的,会死的!”

“小妹妹,已经在向总部支援,马上会调过来!”

“去去去,危险得很,小孩子别捣乱!”

另一个消防员不耐烦把我支开,还在说什么,我听不到,我只知道我妈可能还在里面,而这些傻X还状况不断,这么高的楼,第一时间没调云梯,一时间我又有些怪谢容华,为什么总是那么小气,说什么租高点会便宜点。

“谢容华,你出来,快出来!”

我仍漫无目的在人群中,还是没看到了她的人影,直觉告诉我,她就在里面。看到楼梯处加了防守线,我止步了。与其靠着这些白痴,还不知自食其力,我冲了过去,有一个人紧紧从背后把我抱住,不让我过去,是宫薄。

“混蛋,放开我!我妈妈在里面!”

他不说话,只是搂着我的腰,比我矮比我小的身体发出惊人的暴发力,任我怎么挣扎都不松手,紧咬着牙,就算被我又踢又打也是一声不吭。

干什么,谢容华还在里面,眼泪早迷糊我的视线,火依然在肆虐,我想也没想,对着横在我胸前的胳膊狠狠咬下去。

“不放我,就咬死你!”

他不放,我也不松口,我再咬,他仍是不放,舌间尝到血腥味,背后传来低低的呻吟声,我听了,怒火窜上来,我加大力度,铁了心他要不放开我,就咬死他。

我妈还生死未卜,他还拉着我!

已经见血,一旁的李婶过来要拉开我,一脸不忍。

“欢喜妹,他是为你好,火那么大,你过去很危险的,快松口,真狠,咬了一嘴血。”

“放开我?”

“不放!”

真让人讨厌的声音,我从来没有像这样讨厌他。

“不放,我咬死你。”

“让……让你咬。”

稚嫩的童音带着坚定,我浑身颤抖,一阵寒意袭来,这么冷,惟有唇间的血肉有一点温度,背后是宫薄同样小小的发抖的身体。

我瞪大眼睛,谢容华,你一定不要在里面!你要出什么事,我会恨你的,恨一辈子!

云梯调过来时,火已经烧了一个小时,火被扑来,消防队员上去,我们依然被挡在外面,宫薄还抓着我不放,他的右手臂一个深深的牙印,不时渗出血。

我突然有些害怕了,全身被浸在恐惧,很害怕,不敢动,连想都不敢想,我神经质抓着他,不停问这问那。

“鸡丁,我妈不会在里面的吧。”

“祸害遗千年,她那么坏的人,肯定早就跑了。”

“肯定是这样,躲在一旁,看我哭,说不定在嘲笑我。”

“她就是这样的人,不靠谱。”

“没事,看就看嘛,谢容华,你出来呀,滚出来!”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

有人抬着单架走出来,上面躺着什么。我呆住了,往后退了一步,不敢上前,做我们这一行的,有时候第六感准确得可怕,冥冥中,有什么发生了。

我就像一个被判了死刑的犯人,在等待的日子,就像有人拿着时钟放在我耳边,一秒一秒过去,那嚓嚓声就响在耳边,让人毛骨耸然,心里一点一点沈下去。

宫薄松开我,我抓着他不放,他看看我,缓缓抽开手,走到单架前,揭开白布。

世界一下静了,我呆呆看着那堆人,那么远,又那么近。

宫薄小小的手拉开白布,看了看,望着我,没说话,眼神却寂静得可怕,我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他慢慢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一步一步走到单架前。

一瞬间,我看到被烧黑的脸,皱成可怕的样子,依稀是最亲的人。

不,这不是她,她很漂亮的,才二十七岁,连鱼尾纹都没有,爱笑,眼睛眯眯的,闪着绿光,要是遇到大鱼,摸摸鼻子,这是算计着什么坏事……

这不是她,不是她,谢容华,我恨你!

眼睛被蒙住,眼泪顺着指间的细缝流下来,我一抽一抽站在原地,不是这样的,那个人我不认识,只是一眼,我却看得清清楚楚,深深地刻在记忆里,再也无法忘记。

好吵,这么吵。我什么都听不到,我的眼睛被遮住,好黑又好冷,这可怕的世界。

有人过来问。

“你跟这死者是什么关系?”

我扑过去,恶狠狠骂他:“你才死者,她没死!”

宫薄抱住我,一旁的李婶过来,跟那人说什么,两人一问一答,不时在纸上写着,偶尔看这边一眼,李婶不断叹气。

“可怜呀,才十一岁,没了爸爸,又没了妈妈,老天真造孽……”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的记忆一片空白,总是介于清醒与模糊之前,每个人从我身边来来去去,就像不真实的影子,他们跟我说话,就只看到嘴巴一动一动,可是我没听到声音。我不知道怎么过来,惟一的知觉,就是没几天,有人把一个凉凉小小的罐子塞给我,上面贴着一张相片,容华姐温柔地笑着。

我还不知道她有笑得这么温婉美丽的时候,眼泪掉在照片,他们跟我说,我的妈妈住在那里。这罐子那么冷,那么凉,我紧紧抱着,到哪儿都要带着。

谁要敢过来碰它一下,我就咬他,抓他,踹他,谁也别想碰。

家烧了,妈妈也不在了,我们被带到警察局,他们问我们很多事,平时有没有仇敌,有可能是谁放的火,后来排除了有人故意纵火,又问出去之前有没有关火了之类的,还有找不到放火根源,不能有赔偿,甚至,还问我,要不要去福利院。

我一声不吭,像块木头,只是抱着那个罐子。

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我妈妈不见了,突然一场火,把什么都烧没了。

宫薄替我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回答,他的声音不再古怪难听了,吐字清晰,清脆响亮,逻辑清楚地说话,他那王子般的处世不惊又表现出来,他拉着我的手,陪我到处奔波,从警察局,殡仪馆,录了笔录,办了案,还有……

烧了妈妈。

宫薄只字不提他宫殿般的家,跟他们说,他是我弟弟。警察不忍我们露宿街头,暂时安排我们住在看守犯人的小房间里。这是平时犯了些小错误的人,被请进来关押个24小时的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用粗粗的铁条隔着外面的世界。

宫薄把警察找来的一条薄毛毯披到我身上,他紧紧抱着我,黑暗中,只有过道一盏灯,发出微弱的光。照着身边的小男孩,他刚养胖的脸颊又凹下去了,一脸疲倦地窝在我身上,两个明显的黑眼圈,漂亮的眉还皱眉,已经睡去。

我看着他,眼前闪现那场火,他拉着我不放,这些场景一声声闪过,最后,是容华姐送去上学时,她摸着我的头。

“欢喜妹,好好照顾小少爷,他爸爸快回来了,我们很快就有大房住了。”

什么大房子,我们在廉租房不是还活得很好,都是这个人,都是他,他来了,全部都变了,那天要不是突然他发神经到处乱跑,我就不会那么晚回来,如果我早点回家,那场火就不会烧起来,容华姐也不会死。

就是他,都是他的错,我恶狠狠地看他,他抱着我的右臂那个牙印还在,已经开始结痂,就是他,如果当时他肯让我上去,要不是他,我妈也不会死。

我的手颤抖放在他细长的脖了上,扑地去,用力一掐,掐死你,掐死你!

宫薄被惊醒了,碧绿的眼眸一张开,印出一个疯狂的我,披头散发,张牙舞爪,眼睛布满血丝,全是杀意,他没动,就这样任我掐着。

“我恨你,我恨你!”

“本来我就没爸爸了,现在又没妈妈。”

漂亮的眼睛都已经翻白,他还是没反抗,反手抱住我,学着我当初安慰他的样子,轻轻拍我的背,艰难地叫我名字。

“唔——欢喜——欢喜——”

妈妈为我取错了名字,她不在了,我怎么可能欢喜。

从小我被骂私生子野孩子,十六岁,她爱上一个有家室的男人,疯了似地离家出走与他私奔,结果没几日,那男人就把她扔在旅馆里跑了。容华姐本可以回头,可是有了我,她担心那个保守的家庭不接受未婚生子,她没回去。

因为我,她一无所有。

我的出现,给她判逆的青春期画上休止符,她从一个少女变成了少妇。

当我开始懂事,明白自己似乎有点不同,我问她:“有没有想过不要我?”“怎么会呢,你看,我哪里找来这么聪明伶俐,随呼随到的小丫头供我差遣?”

她总是这样,不正经逗我,哄我开心,可是她不开心,我让她背负骂名,饱受冷眼。不该活下去的人应当是我,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我松开手,宫薄剧烈地喘着气,他的脸憋成酱紫色,但还是轻轻地为我擦掉眼泪。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